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儿女眼中的朱彦夫父亲回忆在部队战斗的

2018-11-01 10:22:43

儿女眼中的朱彦夫:父亲回忆在部队战斗的日子

原标题:儿女眼中的朱彦夫:父亲回忆在部队战斗的日子

齐鲁沂源1月18日讯 (李淼张晓博于鹏)在外人眼中,朱彦夫是一个“怪人”,是一个奇迹。而在他的儿女眼中,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父亲,一个严师慈父。一个从精神上和毅力上影响他们一辈子的人。

父亲的腿不知道磨破了多少次

朱向华是朱彦亲的假肢是铁的,每次回到家父亲的截肢都是血肉模糊,甚至皮都能撕下来。”

此外,她还回忆,朱彦夫对他们非常严格。“学习方面很严,父亲当年自己没条件上学就让我们孩子好好珍惜,而且那时候我很小,父亲就让我到村大队去干力所能及的事情,还说小孩不能懒了。”朱向华说。但是,朱彦夫对他们的爱也是无穷的,据她回忆,小时候有一次在济南,她突然生病了,在路上昏迷了,急的朱彦夫满身都是汗,找了一辆三轮车去医院,在路上,不停地催促三轮车主加快速度。

宁可自己挨冻棉被也要送给穷苦亾

朱向欣,是朱彦夫的四女儿,她印象中的父亲,是非常善良的。

“小时候,父亲让我们放学后去生产队拔猪草,承诺把猪喂大后有奖励给我们,可是猪长大了卖出去后,父亲没给我们任何奖励,而是把钱都用在了村子里。当时我们并不理解,可是现在我们才明白,这是父亲善意的谎言”朱向欣说。

据她回忆,朱彦夫当大队书记的时候,家里总是有人在开会,而且村里的招待都在自己家里。“鸡下蛋不吃,留着招待,姥姥从日照带来的咸鱼,村里每个人分一条,村里的孤寡老人被子不行了,父母就把我们家的被子送过去,宁可自己挨冻,不能让老人冻着。还给老人送钱、送饭菜。家里来了拾荒者,就安排他们吃住在家里。”朱向欣说。她告诉齐鲁,多的时候家里住了四个要饭的,长的一个住了四个月。

朱彦夫的母亲是全村个火化的

朱向峰,朱彦夫的儿子。“我是家里的男孩,所以很多事情都是我陪父亲去做的,因此印象也就深一些。”朱向峰说。

朱彦夫身体不好,需要经常去医院,为了不麻烦组织,朱彦夫从来不叫车,而是让朱向峰骑自行车带他去。“那时我才十四五,骑车水平也很差,有一次我带着父亲去医院,有一段下坡,父亲掉下了自行车而我却不知道。当时的路面都是沙子路,后来发现的时候父亲摔的脸上胳膊上都是血。”这也成了朱向峰过意不去的事情。

然而令朱向峰印象深刻的,是他奶奶的火葬。“我父亲是非常孝敬的人,尤其是对我的奶奶,有好吃的都留给奶奶,而且奶奶不吃饭父亲不会先吃。”朱向峰说,“奶奶76岁那年,得了癌症,父亲拄着拐杖带着奶奶去看病。奶奶去世前,弥留之际告诉我父亲她不能火化,一定要土葬,父亲当时勉强答应了。”可是在朱向峰的奶奶去世之后,朱彦夫痛哭着对着去世的母亲说:“娘,我对不住你,别怪我,我是一个带头人,村里人都看着我呢。”就这样,朱彦夫的母亲成了村里个火化的人,从此以后,村里的火化工作也顺利进行下去了。

朱彦夫用残肢断臂书写自己的《极限人生》

“我的父亲是很幽默的,而且很喜欢热闹。聊天、打牌,都很喜欢。当然,父亲也是有脾气的,他的脾气并不是很好,这和他身体的伤势有关系。”朱向华说。

在朱彦夫书写《极限人生》时,把笔咬在嘴里,稿纸上都有他的口水。他把窗前挂上竹竿,每写完一张就贴在竹竿上,按顺序排起来,一个字一个字,一点一点的写出了《极限人生》。“每天夜里,父亲只要有了灵感,就会起床来写,无论多晚。为了写这本书,父亲能连着不吃饭。”朱向华说。

朱向欣回忆,朱彦夫的脾气并不好,有时候会发火。“可是我们也理解,我们的母亲告诉我们要理解父亲,他的伤太严重了,阴天下雨都会浑身痛,他一直忍着,忍不住才会发火,这也是一种发泄的方式吧。”朱向华说。

原标题:儿女眼中的朱彦夫:父亲回忆在部队战斗的日子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气泡清洗机
奶茶培训
电动蝶阀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