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雀巢虎背女郎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1:00:5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引子    严嵩倒台三年前的八月十五日,太行梁山山脉尾都的一座小荒山上,一夜间竟有二十余名官府的兵勇、解差被杀,鲜血淋漓,草木尽染。臭名昭著的绍兴府解差张千,悬尸古松上,脖颈裂断,食道和咽喉挂着部分胃肠、肺叶,在山风中摇来晃去.。  古松下尸群凌乱,有的头颅碎裂,脑浆迸出,涂满岩石;有的缺足断手,眼、鼻、口因痛苦而显得异常扭曲,丑恶万分;有的刀痕累累,血肉模糊,不可辨认原来面目;有的身上爪痕条条,膛破腹裂,五脏六腑,狼籍满地。死者都保留了临死前因万分痛苦而挣扎的种种奇形怪状,狰狞恐怖至极。  有两个从五台山下来法力高强、善于捉妖降鬼的游方和尚,首先撞见,毛骨悚然,肝胆欲裂,逃到山下二十里外的一个小酒店边,惊恐而死。更奇的是,五六百两细丝纹银,浸透了鲜血,滚得遍地皆是。石板路上,印满了凝聚着鲜血踩成的大土钵似的梅花虎蹄印,经过一年的风霜雨雪的侵蚀,竟然还清晰可辨。这一惨案,当地人百般渲染,一经流传,又百倍地扩大。有的说成是一个冤死女鬼,骑着猛虎,带着一群恶魔,不分良善老幼,一夜斩杀数百人;有的说是白莲教党,为民除害,一个月后河中还流血水;有的说是官府爪牙,抢夺金银财宝,狗咬狗相互残杀。  死后的鬼魂,每逢月明夜,还出来嚎叫斗殴,若有人听见了,心怆胆寒,不死也得脱三层皮……  总之,众口纷纭,莫衷一是。当地县、府也曾奏本朝廷,但都在奸相严嵩那里压了下来,嘉靖皇帝一点儿也不晓得。故这样的大案,不上正史,不见经传。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还得从当时的锦衣卫经历沈链,一个大大的忠义之士的一家,被严世蕃(严嵩之子)冤害残杀说起。    回索欠银公子脱险——戏闻氏公差逞凶    金秋十月,风霜高洁。从绍兴到济宁的驿道上,慢吞吞来了一行人:打头的一个,洁白的长袍上沾满了灰尘,颀长的身材,英俊的面孔已日渐消瘦,这就是名闻遐尔的绍兴才子沈襄。  身后一人,青布裹头,粗蓝布短褂,肩背行李,满脸的汗痕尘垢,遮盖住了那俊俏的面容,只是那双大脚板上,套着双绣花鞋儿,不然,人人会看成是个英武男仆,而她,竟是沈大公子的爱妻闻淑英。  背后两个刁解差,有名的张千、李万,手执水火棍,包裹里藏着柄雪亮的倭刀,二人脸上不时露着狰狞的微笑。他们从绍兴起身,过徐州,渡黄河。遥望济宁时,这行人离了驿道,偏向太行山粱山脉,取道边塞宣府。  时值正午,已行到一座荒山之中,张千、李万在后面嘀嘀咕咕了许久,突然赶了上来,喝住沈襄夫妇,指指路边一株千年古松,要到下面荫凉处打尖。闻淑英打开包裹,取出早上预备好的熟牛肉和一瓶酒,招呼二个公差,大吃大喝起来。他们夫妇两人在另一旁,就着松树边一泓清泉,胡乱吃些干粮。  吃喝完毕,闻氏收拾包裹,准备动身,突然惊叫起来:“哎呀,差点忘了一件大事,这济宁城东门冯主事,欠我家细丝纹银六百两,文契还在这里,这次不去讨来,何时能还?”说完拿出借契,连连向二位公差恳求去讨。  张千执意不肯。闻氏道:公爷,路上银两缺欠,哪得酒食供养二位。若讨得来,四人均分,各拿一百五十两,岂不美哉!”李万闻言,立即允诺。两个公差商议了一番,张千留着看守行李及闻氏,李万押着沈公子去济宁府讨钱。  主意一定,李万沈襄转身就走,走出十多丈,闻氏突然赶上前招呼李万回来,闻氏含笑说:“假如冯家留你俩酒饭,不可久坐,千万麻烦你催促一声,早早回还。”  李万说声何消吩咐,转身就追沈襄。闻氏见他转身,玉手轻扬,李万觉得膝弯一麻,低头看时,就是一条干枯了的金樱刺,扎在裤管上,刺尖深入肌里。他顺口骂了一句,拔将出来。初若无事,走了一、二里,只觉得腿脚一阵阵发麻,行动迟缓,竟拔不起脚步来,那沈公子早就不见了。  李万寻思:“我平常一日可行五百余里,二十日可赶万里之程,出了名的快腿李万,今天是啥怪事,两腿象灌满了铅,莫不是受了蛮子耍弄,让他走了。”转念又想。“这济宁是我熟路,冯主事又是熟人,他的爱妻行李俱被张千看守着,怕他飞上天去。”于是慢慢行走,不以为意。  那张千守着个如花似玉的大脚闻氏,不时拿言语挑拨。闻氏心中十分恼怒,却忍气不吭一声。看看红日西沉,鸦鹊归林,李万、沈襄却影踪全无。张千伸个懒腰,说:“造化,他俩酒足饭饱,定然留宿冯主事家了。小娘子陪我一夜,包你快活。”  闻氏低眉细声说:“你休要取笑,奴已有了三个月身孕,望周全则个。”  张千大笑道:“初孕女子,胜过黄花闺女,是我的艳福了。”说着就动手动脚,逼向闻氏。  闻氏连连后退,再三哀求:“待我家那人取得银两来,再多奉上五十两,望饶了奴家。”张千哪里肯依,仍然嬉皮笑脸,步步进逼。闻氏已退到树旁,底下百丈悬崖,再无去处,只好紧倚大树。  张千色眼迷离,看到闻氏无路可逃,奸笑一声,张开双手,猛然扑去,想搂住闻氏,不期头上撞了个大血包。闻氏身形一缩,竟从他腋下滑了出去,在他背后吃吃地笑。  张千这一扑,头昏脑胀,心中一股无名火,“蓬”地燃起,转过身来,正要大发作,见闻氏满脸娇笑,坐在泉边,向他招手,一肚子气立即烟消云散了。他口中乱嚷着:“又不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躲躲闪闪干什么。”说罢又扑了来。闻氏见他来得凶猛,猛地一弯身子,一头撞在他肚子上。张千猝不及防,跌了个饿狗望星,挣扎了许久,才腰酸腿软地爬起来。  这时明月东升,霜风寒人,树影摇曳,景色如画。闻淑英又背倚大树,笑眯眯地望着他。张千揉背捶腿,心中气不打一处来,不由得恼羞成怒地大吼:“你这大脚贼婆,料不过会泼妇撞头,有甚大本事,竟敢戏弄公爷我,今晚你肯,得陪我。不肯也得陪我!”说完,飕地从包裹中抽出一柄雪亮的倭刀来,“快快过来服侍公爷,不然,我宰了你。”  闻淑英望看他,如醉如痴全无半点怕意,只是对着他甜甜地笑。寒月照笑容,楚楚诱人,简直胜过瑶台仙子。  张千怒火难禁,欲火难熬,一时问怒从心内起,恶向胆边生,把刀抡圆了,一缩身形,呼地向闻淑英腰身砍来。只听得一声香裂玉碎的尖利惨叫,震撼荒山。要知闻淑英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回淑英智斗公差——沈襄藏身复壁    闻淑英见张千当真抡圆了刀,一个“腰斩白蛇”,向她已经略显膨大的腹部砍来,不禁凄厉惊呼了一声:“你这厮好歹毒呀!”说话间已倏然不见。  张千一刀深深砍入树干之中。定睛看时,闻淑英竟转到了树干那一面,两足悬空,面向悬崖,双手后伸,反扣树干,身子在簌簌发抖,随时有跌下悬崖,粉身碎骨的危险。  张千用力拔出刀来,心中暗想:“这婆娘倒真有两下子,是个祸根,万万留她不得了。”  他定了定神,运气丹田,持刀转到树侧。只见闻淑英满面悲凄,柔声哀告:“公爷高抬贵手,饶我一命。想我丈夫,死了前妻,三十无子,奴家跟了他三年了,才有了这二个多月的身孕,因此割舍不下,千里相从。你放过我母子性命,永世感你大恩。”  张千举刀怒喝道:“闻氏听着,到了这步田地。谅你也无翅飞上天去。但是,也要你死个明白。俺张千,绰号张刀寡,刑场中和解押道上,刀锋闪处,人头必落,也不知造就了多少寡妇。难道我今天就成不了一刀寡,只是爱你花容月貌,一时惜玉怜香而已。你也休得怨我,凡要我俩押解的犯人,十有八九是死。这次临行时,浙江经历金绍,得了宣府大总督杨顺、御史大人路楷的旨意要我等半途行事,而杨顺路楷又是秉承严丞相旨意。你死之后,可别怨我,能成厉鬼,也应冤各有头,债各有主,自去找他们,我是奉命而行,不得已而为之。”  说到这里,叙事的不得不补上一笔,原来沈襄之父沈链文武双全,在朝为锦衣卫经历时,正直不阿,得罪了奸相严嵩之子严世蕃,被发往口外宣府为民。宣大总督杨顺是严阁老的干儿子,八年之后,又寻个破绽,诬沈链为白莲教匪,将他和二儿沈衮,三儿沈褒,一并害死。还幸得保安州指挥使贾石与沈链有旧,偷出尸骸。草草掩埋了。本来此事也就罢了,只是树大招风,沈襄是绍兴名士,只恐将来锦绣文章,入仕复仇。所以,严嵩又暗令杨顺,派人到浙江,提取沈链的大儿子、白莲教匪沈襄,一并斩草除根。读者可查明史,今古奇观十三卷《沈小霞相会出师表》亦有记载。  再说当下闻氏听了张千之言,才晓得这狗牌头铁石般的心肠,不由得柳眉倒竖,杏眼圆睁:“贼狗差,我早就料到你俩不是良善之辈,你开刀吧!”张千这回可多了个心眼,拉开架势,先将刀反藏背后,气沉丹田,然后倏地挥出。这个招式有个名堂,唤作叶里藏刺,刺尖如针,所以又叫叶里藏针,一招发出,暗含三式变化,多少英雄好汉,都被张千这样砍了。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道寒光,直射闻氏脖颈。闻氏急松手,一缩身形。  那张千真不亏为耍刀老手,手腕一旋,变作弥猴献桃,再顺势一个力劈华山,呼地照闻氏头顶削下来。  好一个大脚闻氏,脚尖一抵树根,扑簌簌一个倒踢紫金冠,猛地弹上空中,半空中一个西风倒卷帘,双脚勾住斜逸的虬枝,随即腰部反弹,东海捞珍珠,鲤鱼卷水草,泼喇喇上了浓密的树冠,并且趁势一个泥丸弹雀,三根银针一闪射出。这张千大吃一惊,幸亏刀未用老,一纵身,一翻腕,力劈华山又变为毒蛇吐信,欲削闻氏双脚,忽然眼前似荧光一闪,手腕酸麻难禁,一松掌,那把削铁如泥的雪亮宝刀,就叮当当,当叮叮,滚下了百丈石崖。  张千出了一身冷汗,吐着条三寸长的红舌头,倒退到空旷处,就着月光看时,左手腕寸、关、尺三穴,钉进三枚雪白的小小绣花针。张千好不纳闷、堂堂沈府,怎娶得如此武林高手为妻。正在沉吟,浓密树叶中嘤嘤冷笑:“狗牌头,还想要老娘的命吗?”  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剑子手,如鼠听猫鸣,急忙望着松树磕头:“小子一时瞎了眼,望姑奶奶饶了小人。小子家中还有八十老母,膝下有吮乳的小儿。行行好,你下来吧!”  “好一个刁滑善变的狗牌头,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不害我了吗?那就对着苍天明月,发个誓吧!”  张千愣愣地呆了一会,才结结巴巴地说:“我若再生害你夫妻之心,就扯条绳索缢死在这树上。”  自个儿心中暗想,走了这遭,这辈子还能到这鬼地方几回,只怕这个假誓哄不住这泼婆娘。谁知闻氏听了,冷冷笑道:“要得要得,只怕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不害我,那些大官爷们岂又饶得了你。将来翻悔可不成的。”又道声“我要睡了,”就在树上。你自顾安息。一会儿便传来细细的鼾声。张千心惊肉跳,离得松树远远的,胡思乱想,闻氏的话的确是真情,真是两手浸在染缸里,左也难来右也难(蓝)。  他拔出绣花针红,全身还是酸麻不已,只好慢慢运气调息。一夜来,思来想去,不能入睡,也是天下事无奇不有,到后来竟应了他的假誓愿……  花开两朵,话分二头,却说那李万一路追赶沈襄,走了十余里,脚弯里越发疼痛不已。他心中好生奇怪,这小小枯刺儿,还有毒吗?他一步一瘸,待赶到东门冯主事家时,已是金乌西坠,玉兔东升。谁知冯主事家,太阳一落山便早早关了大门。张万不敢贸然呼叫,就在一旁寻个客店歇了,心中暗叫不好,只怕上了这蛮子的当了!又想,他爱妻行李都被张千看管,谅也无妨。一夜左思右想,也是未曾安睡。  天一亮,李万便急忙赶到冯府,门已大开。李万急问老门公:“昨日下午,有个穿白衣的官人来会老爷吆!”老门公往门前大路一指:“有啊,适才去了。”  李万紧追急赶看时,却又不是沈襄。心中一片声儿叫得苦也!仗着自己有硬后台,推开老门公,硬闯冯府,被冯主事唤来童仆,一顿乱棒打出。  李万受了一肚子闷气,亏他是老公差,人缘好,相识多,脑子活,急趋兵备道王振处,备诉冯主事家隐匿窝藏钧旨严拿的白莲教匪。那王振是名忠厚官儿,和冯主事向来交谊甚厚,但一听严相之名,又怠慢不得,即时排开仪仗,带着李万同来冯府。  冯主事大怒,执意要王兵备道搜查。王兵备道会意,果然拘齐冯家人众,让李万带人逐室搜检。这冯府不甚宽绰,顿饭工夫便搜遍了,哪有什么沈襄的影子。王振把李万骂了个狗血喷头,逐出城门。  奇哉怪也,那沈襄真个飞了不成!    第三回夺倭刀磁锤显神威——斗强横淑英落虎口    李万忍着一肚皮气,急匆匆出了济宁城。约行了三十余里,劈面会着张千。李万将沈公子走失一事说了。张千叹道:“我说了别稀罕那几百两银子,如今我俩真是有家归不得了。”  李万说:“只在他那歪婆娘身上出气罢了。想来昨夜老兄伴着小孕妇,在荒山里快活够了。”  张千呸了一声说:“倒了你八辈子霉了,你脚弯里的刺是怎么来的?好一个梦瓜!”于是把昨夜的事也原原本本说了,末了说:“她今早催我来寻你和沈公子,并说她绝不会逃走。这样的女人,本领高强,是不会说假话的。” 共 32874 字 7 页 首页1234...7下一页尾页

阳痿
昆明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会不会影响寿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家居资讯 小程序的开发和发布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