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爱你所以无法对你不残酷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8:50:5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公司里许许多多的人都说杨铭是个标准的钻石王老五。  他经常穿着名贵的西装,抱着大束娇艳的红玫瑰站在公司门口等我,黑色宝马车停在他的身后,反光镜折射出太阳的光,异常的耀眼。  他的唇距离我的唇还有一厘米的时候,他的电话忽然响起来,温柔的女声问他在哪里,他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低低的说:和一个客户在吃饭。那边放心的挂了电话,我点上一根烟,放肆的笑起来,隐隐的还有一丝心酸。  他逼近我的脸,身上好闻的烟草味窜进我的鼻腔里,他的唇蜻蜓点水一般的掠过我的唇,眼睛里弥散开浓重的雾气,他低低的叫我:“宝贝……”我也轻轻的凑近他的脸,吐气如兰:我是蓝子贞,不是宝贝。  他眼里的光随即暗淡下去,他说:子贞,请你相信,我是真的爱你;子贞,请给我时间,我会解决好那些麻烦事的。他的表情异常的复杂,像是沉在什么痛苦的往事里。  我想要伸出手去安慰他,可是双手暴露在空气里,有些无所适从。  后来他还是回了家,他的家里有个柔弱无助的未婚妻子等着他的安抚。  我呢?充其量只能够算是人家的红颜,说难听一点就是人家的相好的。他给我的大把大把的钱我自己一分都没花,全部寄回了家里,我以为母亲看到我三天两头往家寄钱,一定相信我在外面的日子过得不错。  谁知,正是这些钱让务了半辈子农的母亲起了疑心,她不相信外面的钱就真得像我说得这样好挣,半年后,母亲居然按照汇款单上的地址,找了过来。母亲的突然出现,让我慌了神,因为杨铭还躺在我的床上,而我也是一付衣衫不整的样子,我将母亲扶到沙发上,搂着母亲的肩,嗔怪道:“妈,你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让我去车站接你。”母亲深深地盯着我,一句话也不说,良久良久,我看到母亲的眼里溢满了泪水,一滴滴、一串串地流下来,怎么都止不住。我很奇怪,性格如铜墙铁壁般坚强的母亲怎会有那么多的泪水,似乎要把一生积蓄的泪水全部流干。我慌了神,跪在地上哀求母亲不要再哭了,这时杨铭也醒了,他快速穿好身服,他有点尴尬冲母亲笑:“阿姨,你怎么啦!子贞惹你老生气了么?”  母亲抬起泪眼,盯住杨铭的眼睛问:“你喜欢子贞?”  杨铭回答是,母亲又问:“你准备什么时候和子贞结婚?”母亲的这句话正是我自己想知道的,但是过去的二年里我知道我和杨铭算是怎么回事,是以我从来没问过这类涉及到婚姻的敏感话题,我心虚的低下头,杨铭呢,不敢望我母亲的眼,他低声说道:“阿姨,我和子贞年纪还小,这事不急!”母亲擦干泪,用异常平静的口吻说:“子贞,你先送朋友下楼吧,有些话,妈想单独和你说。”  杨铭巴不得离开呢,他听母亲这么一说,立刻笑道:“子贞,外面热得很,你就不要送了,在家陪你妈说会话吧!”他边说边拉开了门,随即防盗门被他重重地关上了。  屋子里只剩下我们母女俩人时,母亲扬手给了我一巴掌,她咬着牙说:“你简直丢尽了我们老蓝家的脸,你爸爸要是知道你变成了现在这种样子,他在九泉之上都不肯原谅你。你说,你和他算是怎么回事?”我的眼泪一滴一滴落在白色的睡衣上,但是我仍然执拗着不肯说一句话,我的态度激怒了母亲,,她决绝地说:“好,很好,你从今天起不是我的女儿了。”我惊诧地看着她,不明白昔日温柔的母亲为何变得如此绝情。我低下头,委屈的泪水涌出眼眶。  第二天,母亲木然地收拾行李,和我行同陌路。我要替她背行李,我要送她坐车,都被她挡了回来,离别的那一刻,我看了母亲一眼,向她道别,而母亲却把脸扭过去。我在心底轻叹一声,无奈地挥了挥手。就这样母亲义无反顾地回了老家,她一颗决绝的心让她在从家到车站的路上,没有回头看我一眼。  母亲走后,我打电话给杨铭,我干脆利落得问:“你如果真的不想娶我,就不要再来找我,我玩不起了,为你我失去了贞操,为你我伤了深爱我的母亲,我不想再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混下去了……”  杨铭说:“子贞,求你再给我一点时间,你是知道的,她生性懦弱,我要找机会慢慢地告诉她,否则会出人命的。”  杨铭极度努力,恳切,尽力完满而正确地表达自己的心迹。我原谅了他,答应再给他一周的时间,我依在他怀里,咬着牙根说:“杨铭,我只给你一周的时间,这已是极限。”一天两天,很快一周过去了,杨铭没有给我电话,打他的手机,也总是处于关机状态,偶尔打通时也是转到秘书台。我将不满与好奇诉诸笔端,我的笔尖流淌出伤人的毒,我将文章贴在我们共同写的博客里,我要让他尝到被伤的痛后,做出明确的反应。那样,我会明白,他的模棱两可是为了什么,他的隐约其辞是为了什么,他的自造的情调是为了调节自己,还是为了引诱别人。  但是,他迅速地消失了。  我想我该明白了。他是个很清醒的人,他果真没有浪漫,他果真不是在风花雪月。然而他对这些有点神往,他又想在花瓣一样的雨里浸一浸向往的心。  然而,他还是缩了回去。  他永远不会知道,浪漫的代价是什么,爱的代价是什么。  其实,他不是不知道,他想得太清楚了。  他还是个输不起的人。  我们的爱情寿命到期。繁华城市,众生皆欢笑。而爱情,终不过是离别。风生水起,然后两两忘记。我带着一身的伤痛逃离广州这个城市。  (二)  绝望中我想起了母亲,我带着一身的伤痛回到老家。我有三年不曾回过家了,家乡的变化大得惊人,村里子家家户户都是漂亮的小洋楼,但是,唯有我家还和三年前离开时的一样,仍然是那三间青砖瓦房,我家夹杂在那些小洋楼中间,显得格格不入,可怜万分。  我鼻子一酸,推开沉重的木大门,叫了一声:“妈,我回来了!”母亲从堂屋走出来,冷漠地问:“你这次回来是做什么?拿户口本领结婚证么?”母亲的冷漠以及她说话的语气令我难堪万分,我咬紧牙关,才不让泪水掉下来。  我背对着母亲说:“好!我走,谁让我丢了您的人。从此后,您不必为我这没出息的女儿担心。”  我转身欲走,母亲冷冷地说:“蓝子贞,把这个存折也带走,你这三年寄回家的十万块钱我从来没动过,我不要钱,我只要从前那样纯洁善良,自珍自爱的蓝子贞。”  还没等我回过神,母亲就把十万元的存折交到了我手里,她没有再望我一眼,转身进了里屋,我站在院子中央,讷讷不能言。我抹一把泪水,刚迈开一步,可出乎我意料的是,母亲竟然隔着窗户,冷冷地说:“蓝子贞,你已经长大了,该自己负责自己了!从此你我之间再无任何瓜葛存在。”她语气果断,不容置疑。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母亲,像看一个陌生人,难以置信。母亲的不近人情,让我失望到了极点,内心五味杂陈。恼恨、气愤、羞愧一并涌上心头,我背起包,以快的速度冲了出去,头也不回地走了,泪水流了满脸,但更憋着一股劲:一定要尽快出人投地,正正经经地找个既能够挣钱又很体面的工作,哪怕再难,也要让母亲看看女儿不是那种只靠脸蛋靠身材吃饭的人!  我辗转漂到了省城。一天、两天、三天……我像一只无头苍蝇在这个城市里东闯西撞。人才市场、街头广告、报纸招聘,不放过任何一次希望。  一个星期后,凭着自己的一支笔,我在一家广告公司谋得了一份文案的工作。在工作之余,我没忘给自己充电,时有文章在省内外的报刊上发表。半年后,我又跳槽到了一家外资企业,凭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凭着不错的文笔,我做了董事长助理,由于工作出色,半年后我被董事长破例提拔为人力资源部部长,我的工资也有月薪五千,变成了年薪十二万,我终于也能够踩着细高跟在人群中巧笑嫣然,可是,当我低眸,总记得,在家乡小镇上,我年迈而绝决的母亲,总记得她那冷冷的眼神,我想笑,泪水却止不住地流下来。董事长沉稳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子贞,我的年纪大到足可以做你父亲了,你信我么?”  滚烫的泪从我的眼晴里流出来,流过脖子,流到我的胸口,我将我的故事讲给他听,我说我想母亲,可是却不敢回家看她。  “子贞,当爱深入到骨髓,当爱到,爱的方式也往往是特殊的,你妈妈是因为爱你,才用那样狠心的话来伤你呀,你想想看天底下哪有不要女儿嫌弃女儿的母亲啊。子贞回家看看吧!”  (三)  重回故乡,居然有一种晃如隔世的感觉。从小站下了车,我把额头紧紧抵在微微斑驳而冰凉的铁栏杆上,心底一片潮湿,我该以何种姿态出现在母亲面前呢?  “子贞!”抬头却见母亲正站在我面前,她既喜且悲。一瞬间,我为母亲的讯速苍老痛心不已,我扑到母亲怀里,哭道:“妈妈,你老多了!”  母亲惊慌失措地用她那枯藤般的老手擦去我脸上的泪水。我哽咽着说:“妈,请您原谅女儿当时的固执。”母亲的脸上顿时露出慈爱的笑容:“傻孩子,在你走出家门的那一刻,妈就已经原谅了你,等妈追到门外时,你已经走出村口了,那么长的一段路,你竟没有回头看一眼。这两年来,我天天都来车站接你。”泪水更加肆无忌惮地流下来。从那一刻起,我知道,无论我走到哪里,无论我做错什么,母爱永远在我一转身的距离等着我。  冬日午后,太阳的余辉照在母亲的头发上,那一头雪花般的白,生生得刺痛了我的心,我牵着母亲的手一步步走出了站台,一路上,看着母亲日益苍老的容颜,我感到了一种热乎乎的东西溢满了我的眼眶。而母亲却笑得面目憔悴,那是一种彻底的绝望之后才能催生出来得巨大的喜悦……  回到家后,我问母亲:“妈,你就不怕我从家里跑出去出后自暴自弃变得更堕落么?”母亲抚摸着我的头说,“傻孩子,妈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了,你是我惟一的希望,可看到你误入迷途我心里急,无法对你不残酷啊!再说了,你从小争强好胜,就是为了这口气,妈就知道你一定会好好的!”说完,母亲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痛苦和悲凉。  当岁月的针线渐渐缝补了我当初的伤口,我突然发现母亲的痛楚比我更为久远而悠长,我忘情地扑到母亲怀里,边哭边笑边说:“妈,你女儿现在可是一家外资企业的人力资源部部长啦,你高兴么?”  “人力资源部部长是什么官?有没有镇长官大?”母亲问得好可爱。  “当然比镇长官大了!”我回答得亦很自信。  语毕,我们母女笑着搂作了一团!母亲没有问我和杨铭是怎么分手的,但是,如要她老人家要是知道杨铭在一个月前向我求婚不成,反道被我奚落一通拿着十万元的存折落荒而逃的狼狈样,她一定也会拍手称快,我甚至能够想象母亲会竖起大拇指赞道:“子贞,你是好样的,你是我此生的骄傲!”   共 417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节能灯是否能引发癫痫病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红河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红河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红河全科医院哪家好 红河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文山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文山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文山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 文山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文山颌面外科医院哪家好 西双版纳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西双版纳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 西双版纳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西双版纳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大理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怒江白内障医院哪家好 怒江综合医院哪家好 迪庆男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小儿肾内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尔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尔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尔核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男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核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三亚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三亚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三亚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三亚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三亚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琼海中医男科医院哪家好 琼海全科医院哪家好 琼海检验科医院哪家好 琼海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定安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琼中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法四医院哪家好 海西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海西中医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海西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海西IMCC医院哪家好 海西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海西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香港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香港男科医院哪家好 香港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香港肿瘤妇科医院哪家好 香港小儿内科医院哪家好 香港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香港中医外科医院哪家好 香港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香港中医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铁门关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海北医院哪家好 海南医院哪家好 新闻 健康视点频道首页 色斑 湿疹 斜视 丙肝 闭经治疗 淋病症状 妇科医院怎么样 妇科医院怎么样 巢湖白癜风医院 哈尔滨有哪些三丙医院 周口白癜风医院 新余牛皮癣医院 沈阳有哪些二乙医院 常州牛皮癣医院 昆明牛皮癣医院 兰州牛皮癣医院 宿迁牛皮癣医院 马鞍山有哪些一丙医院 鄂尔多斯有哪些三乙医院 邢台男科医院 宿州男科医院 呼伦贝尔有哪些三乙医院 张家口男科医院 重庆男科医院 锡林郭勒盟有哪些三级医院 白银妇科医院 厦门有哪些二级医院 三明有哪些一丙医院 牡丹江性病医院 景德镇有哪些二乙医院 景德镇有哪些一甲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