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尊酷网融资失误误嫁天使与VC闪婚闪离a

时间:2019-06-13 22:30:4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内游资进入股权投资领域,创业者与投资者都变得浮躁起来,因此双方很容易一见钟情实现闪婚。然而,当创业环境发生变化,市场遇冷时,双方又极易发生闪离。因此,创业团队与投资方闹矛盾,甚至是创始人被离职的现象在业界频繁出现。  在汹涌的创业浪潮中,创业者与资本方的一夜情已从暗潮涌动走向公开爆发。在这样的背景下,创业者如何选择投资人,创业团队如何处理与资本方的关系,不仅考验创业者的决策勇气,也在考验着他们的应对智慧。  侯煜疆坐在咖啡馆的一个角落里,不停地抽着烟,难掩沮丧。  他刚刚被董事会踢出局,此前是尊酷的董事长兼CEO。戏剧性的是:几个月前,他还向《中国经营报》兴致勃勃地谈论着品电商的短板,勾勒着尊酷线上线下结合的商业模式,彼时的侯煜疆意气风发。  一切来得都毫无征兆。2月24日,我像往常一样正常上班,一到公司,发现A轮投资方好望角启航电商基金合伙人黄峥嵘、天使投资人闫志峰、尊酷常务副总裁文颐都在会议室,然后就说要开董事会。在没有接到董事会秘书开会通知的情况下,我参加了这个会议。侯煜疆说。  在这次会议上,侯煜疆被宣布出局。紧接着,侯煜疆的创业团队陆续被约谈离开公司,而公司其他转正员工则整体降薪20%~50%,公司暂由文颐任CEO并进行管理。  面对这次被夺权,侯煜疆表面平静,内心却很焦虑。他在时间向本报反思了其从创业到与资本闪婚、闪离的全过程。  起步遭遇快天使  彼时,侯煜疆对两个天使投资人的了解仅限于:李圆峰是驾驭传媒出来的,闫志峰是盛世巨龙出来的。  对我来说,创业走到这个地步,中间隐含了经验的缺失、创业的急躁、盲目等多种原因。侯煜疆说。  然而,从侯煜疆本人的经历来看,很难相信他会在创业中缺乏经验。在创办尊酷之前,侯煜疆曾在佳品任战略总监,同时还主导发起了《创业家》杂志社的创始人俱乐部。  不过,创业这件事不去尝试根本无法了解整个过程的甘苦。侯煜疆从小白到创业者,一开始就伴随着与资本磕磕绊绊的际遇。  侯煜疆说,创业之初,他遇到了快天使。2011年2月初,侯煜疆开始筹备创业项目,当时号称天使投资人、美遐科技董事长的李圆峰找到了侯煜疆。  李圆峰天见了我,第三天就约我见闫志峰,当晚就告诉我决定投了,而我急于创业,当时就同意了。彼时,侯煜疆对这两个天使投资人的了解仅限于:李圆峰是驾驭传媒出来的,闫志峰是盛世巨龙出来的。  然而,令侯煜疆没想到的是,闪婚之后即是闪离。李圆峰2月进入,4月25日站上线前,就开始闹退出,而且毫无理由。那时,站上线需要备货,因此需要快速融到A轮。李圆峰当时表示,如果不让他退出,他就不在投资协议上签字,就融不到A轮。  想赚快钱的天使退出,需要急寻新的资本接手者进入。直到5月份,尊酷才找到新的股东进入。然而在创业初期就遭遇的这一退出折腾,让尊酷的融资节奏和发展速度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从国际惯例来看,天使投资在早期介入,虽然承担了极大风险,但更多的还是扮演一种鼓励和帮助创业者的角色。同时,也需要创业者对天使投资人有更加深入的了解。显然,疏忽于这方面的深入了解和沟通,实际上就为侯煜疆在后来的A轮融资、公司管理、以及董事会话语权的缺失方面埋下了诸多伏笔。  求快心切导致选择失误  这是一个致命的选择性失误。我当时太急了,很多创业者其实也多是抱着迫切的心态去找资本的。  创业之初急于拿到融资,疏忽了对资本的考察与深入接触,是我在资本选择上犯的毛病。侯煜疆自我剖析。  5月份,尊酷进行A轮融资时,侯煜疆手中握了四份投资意向书,包括一家知名外资投资机构、一家香港VC,一家美国VC以及好望角启航电商基金。  好望角是人民币资金,承诺可以尽快注入,而且为了抢到项目,当时他们给的估值也高出了200万~300万元人民币。正处于创业关键阶段的侯煜疆并没有经过太多的考虑,快速做出了决定:选择好望角3000万元人民币的投资,甚至还签订了对赌协议。  这只基金去年以高价和快速进资为诱饵进入,而当今年的市场不好时,他们就开始有恐慌的情绪出现,所以要把我请出去,要做转型,做相对稳妥的事情。侯煜江说。  据了解,好望角启航电商基金是来自温州制造业LP(limitparter有限合作人,即出钱不参与投资的)投资的一只基金,基金管理合伙人在互联公司运营方面的经验并不多,也缺乏对电商的深入理解。  对于这些,作为创业者的侯煜疆并没有去做深入的了解(比如调查投资方的背景),而是盲目地想要更快地拿到投资。相对于美元基金的漫长审批过程,人民币基金的投资速度确实要快很多。侯煜疆表示,当时自己就是看中了对方可以快速注资这一特点。再加上,好望角投资人黄峥嵘还表示,我的LP都买这些东西(品),轻轻松松就能卖1000万元,这样的承诺也让侯煜疆感觉到投资人具有丰富的线下销售资源。  实际上事与愿违,投资方初承诺6月底注资,一直到8月底才到账,而大批量的货物到9月份才正式开始到货。9月25日,尊酷正式改版上线。  资金的拖延,影响了进货售卖,从而使投资对赌协议中承诺完成的4000万元销售收入并没有实现。侯煜疆说,按照当初签订的对赌协议,如未完成业绩的80%,公司会多给投资方1%的股权,而这部分股权终由侯煜疆个人出让。  1月份是销售淡季,但尊酷仍有近200万元的销售额,2011年12月时曾达到近500万元。侯煜疆表示,如果去年6月底资金能及时到账,肯定能完成目标销售任务。  但现在尊酷每天的UV(独立访客)只有次,看着自己创立的公司日趋衰落,我的内心非常挣扎。侯煜疆说。  与资本分道扬镳后,侯煜疆开始反省:这是一个致命的选择性失误。我当时太急了,很多创业者其实也多是抱着迫切的心态去找资本的。现在看来,需要钱疆表示,比如对于尊酷入驻天猫一事,黄峥嵘得知后曾直接打表示强烈反对,而在尊酷的营销推广合作上,闫志峰和黄峥嵘也都对企业进行插手。随后向黄峥嵘求证,他回复的短信是:对尊酷事件,我将不会再做回应。谢谢。

癫痫病中医医院
微商城如何接入分期付款
如何申请微信小程序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