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康美药业控诉不断收租风波暴露扩张困境

时间:2019-07-18 01:46:3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康美药业控诉不断 收租风波暴露扩张困境

收购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本是康美药业平衡其产业链上下游潜在风险的重要筹码,却不幸成为其在民间口碑下降的源头,以至于其在其他同类收购案上也并不得意。  收租风波  一场收租风波,暴露了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美药业)在中药材交易市场管理上的弊病。  4月11日,安徽亳州,一场由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诸多药商自发组织的“坚决反对抬高收费现象”的抗议正在上演。彼时正值新金融在亳州调查采访板蓝根期间,恰巧目睹了该事件的部分过程。  抗议矛头直指康美药业,其全资子公司康美亳州中药城商业有限公司(下称康美亳州公司)堪称事件的直接诱发者。  2010年3月,康美药业公告显示,将投资1.68亿元收购亳州世纪国药有限公司100%股权,并已与其股东亳州市中药材交易中心管理有限公司、江苏天地龙集团有限公司订立《合作框架协议》。4月,康美药业再次公告,称各方已签署具体的收购合同这表明,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已变为康美药业的囊中之物。  如今,“康美(亳州)世纪国药”八个大字仍醒目地分布于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各个位置,但再过不久,这些大字将被更换。  按照康美药业的计划,其拟投资15亿元在亳州市南部新区建设康美(亳州)华佗国际中药城(下称康美亳州中药城)项目。该项目将建设成面向世界的中药行业贸易中心及医药物流中心,继而取代现有的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计划用地总面积约为1500亩,资金来源由企业自筹。  据了解,康美亳州中药城一期项目现已基本完工。康美亳州公司某工作人员于4月19日表示,交易市场将于6月底搬迁,现在正在装修。  新金融于4月11日在康美亳州中药城看到的情景是,外部建设已基本完成,内部装修还未见明显效果。  但无论如何,搬迁已是既定事实。而引起药商共愤的,也正与此有关。  在康美亳州中药城的招商公告中,联营商铺(摊位号)的收费标准显示,一类商铺三个季度的租金为4560元、综合管理费3240元,此外还有保证金1000元,共计8800元。  由于招商公告中另有优惠政策表明,自2010年10月起,在康美(亳州)世纪国药交易大厅(即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内经营至今,且自觉遵守公司各项管理制度,无违规经营行为的药商,可享受租金减免3个月的优惠。  这意味着在搬迁后的年,药商缴纳三个季度的费用即可顶替一年的。但同样也说明,在搬迁后的第二年,在没有此类优惠政策的情况下,扣除1000元保证金,在7800元的基础上再加上一个季度的费用,药商一年所缴纳的费用可达万元左右,并需一次性交付。  “免一个季度,等下一年交的时候,那个季度不就算上了,交一整年的,一万多了吧,提的太多了!”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药商方蓝(化名)前不久刚交了这项费用,她指着交费的票据说,“我交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这是三个季度的,我以为这是一年的。”  “一个季度涨了近1000元,一年涨了3000多元,还一次交一年的。”另一位药商许林(化名)有些气愤地说,“(摊位)号都没见着,里头啥设施都没有,就让先交一年的钱,不交钱就没你的号。”  如许林所言,在现有的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上,保证金为600元,费用是按照季度来交,而一类商铺一个季度的费用是1735元,相当于一年不到7000元。  此外还有一点令药商难以接受的是康美方面强硬的态度。  不少药商抱怨称,按照康美药业的要求,4月11日是康美亳州中药城联营商铺(摊位号)交费的期限,逾期该摊位号将对外出售。  就在4月10日,康美亳州公司的工作人员还不时地通过交易大厅的广播督促药商尽快交费,还有西装革履的工作人员穿梭在交易大厅,提醒请药商于4月10日、11日办理相关手续,逾期不予补办  “控诉”不断  保证金由600元提高到1000元,摊位费用由7000元上涨至10000元,并由季度交改为年度交,逾期不交费便不再保留摊位号诸如此类的强制性要求也使药商的“控诉”不断。  自4月10日起,药商便自发组织到市政府门前表达不满。或许是初见成效,亦或许是截止日期前交费的药商比预期要少,11日上午临近下行(即交易市场下班)前,康美亳州公司突然将交费期限延长至月底。  “昨天(我们)去市政府了,今天还去。”许林指着拿着大喇叭来回吆喝的康美亳州公司工作人员说。  当天,待许林到达目的地时,亳州市政府门前已经聚集了不少药商,代步工具电动三轮车摆满了道路两旁,似乎前来反映问题的药商比前一日又多了些。  亳州中药材交易中心有上下两层,共有药商一万多人,来此表达不满的多是面向医院、药房等散户的小货经营者,有药商粗略统计称楼下交费的有三分之一,而楼上走大货,多是样品号,摊位较小,费用也相对少些,大多已交付。  即便是不满者只有楼下三分之二的药商,那也有小几千人,门前已是水泄不通。  未参与的、已经交费的药商,事实上也在等待好的消息“等着退钱”。  在4月11日第二次“闹”市政府后,转天12日,“一上午没有营业,楼下、楼上全部都罢市。”许林在事后向新金融回忆。  正常的情况下,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每天上午7点半开市,楼上营业至上午9点,楼下稍晚些,营业至上午11点。  由于开市时间较早,这些从事中药饮片生意的药商们不得不每天凌晨两三点就起床,“起来打药材、切药材,切成片子(即中药饮片),然后晾晒,晾晒好再来上行。”方蓝伸出她的双手给新金融看,手心和手背已经因常年切药材而布满厚重的老茧,“干片子的都是这么干,这蹲行的都是卖片子的,都自己出片子,这是不容易的,咱又没有地啥的,不弄点这个,吃啥呢。”  在药材行情比较稳定的时候,楼下药商一年的净收入大概在万元。“一年多有个两三万,再好一点5万,有的都剩不下钱,就是够吃。”想到此,方蓝忍不住感慨,“它(康美药业)就不知道这个挣钱难。”  楼上一位药商赵木(化名)则表示,“药材赚钱没办法估量,药材不涨价的时候,赚个差价,几毛钱(每公斤赚),卖的多赚得多,(有时)还不如打工呢;一旦药材涨价,涨了十几块,那就不一样了。”  按照目前楼下药商年平均万元的收入计算,年度费用上涨3000元已是一份不小的压力。  其实,在康美药业接手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后,虽未立即提租,也增加了些许费用。  “当时没提价,只不过是叫交押金(即保证金),交这交那,收点打扫卫生的费,这费那费。”与方蓝一同的药商说。  在赵木的记忆中,康美药业接手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之前,“没有这种抱怨”,但他明显感觉到,“康美来了以后,生意的确是难做了,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扩大了市场,药商更多了,竞争更大了,本来10个人做生意,现在100个人,不好做了。”  与此相对应的是,据上述康美亳州公司工作人员介绍,康美药业收购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后,“比以前更规范了,原来是脏乱差”,而当时许多留下来的员工“工资标准比原来高了很多,普通员工原先是一个月几百元,现在一个月2000多,有五险一金。”

质疑仍存  4月14日在药商连续3天表达不满之后,事件发生转折性变化一封落款为“亳州市中药材大市场搬迁工作领导小组”的《答复》出现在药商面前。  针对药商此前反映的问题,《答复》一一解答,包括交费方式变回按季度收取,保证金降为原来的600元等,对于搬迁后的摊位费用,《答复》也明确表示,将考虑各方利益,制定新摊位租赁方案,已交过钱的商户,在新方案出台后,多退少补,要求退钱的,也可到康美办理退款手续。  “药商反映的问题,当地政府很重视,我们康美也很重视,现正在研究到底这个价格怎么定,另外物价局也参与了,正在核算我们的运营成本,核算以后,再定价。”上述工作人员表示,终结果将在大约10天后公布。  该工作人员还表示,协商的意见结果也要向总部汇报。  4月19日上午,新金融致电康美药业证券事务代表温少生,温表示他正在开会,下午3点后联系。但等到下午3点后,新金融两次拨打温少生,均被其挂断,发短信问其相关问题,也未回复。同时段的办公也未能接通。  对于康美方面提出的可退款的说法,许林于4月16日告知新金融,楼下已交付的基本上都办理了退款,“咱都是做小生意的,肯定不愿意拿钱往别处使。”  之所以说“不愿意拿钱往别处使”,是许林们潜意识里认为,康美药业提前收租的行为不合理。  不止一位药商向新金融表示,他们刚交付了今年第二季度的费用,“三个月还没过完,又让交一年的,不是大忽悠嘛,等于提前收几千万得有上亿。”不少药商在私下议论时,将康美药业的这种行为称为非法集资。  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兆全表示,预收租金并不构成非法集资。非法集资有两个特点,一是,向不确定的主体进行集资,二是,以返还高回报为诱饵,这两个特点均不同于预收租金。  实际上,在药商收到《答复》后,市场已恢复往常,形势也得到暂时缓和。遗憾的是,《答复》或并非出自康美亳州公司之手。  落款处的“亳州市中药材大市场搬迁工作领导小组”是当地市委市政府所成立。上述康美亳州公司工作人员也在不经意间透露,“这个问题出现了,政府拿出意见,我们康美就参考一下。”  此前便有媒体报道,“疑康美药业与政府合伙搞地产”、“康美药业亳州项目被指以中药城为名倒腾地产”等。  “以盖新大行(即康美亳州中药城)为主,其实是开发亳州地产,亳州人都知道。”赵木的话似乎表明上述说法并非空穴来风。  康美亳州中药城招商办工作人员表示,该项目总建筑面积约122万平方米,其中一期占40多万平方米,去年已经售卖完成,“四五千,一万多”,而“二期还没建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售卖。”  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一期门面房均价为12800元/平方米,商铺均价7000元/平方米。而据多位药商介绍,该项目周边房价大概在元/平方米。  但对于搞房地产开发这一说法,康美亳州公司另一工作人员则予以否认。  中投顾问医药行业研究员郭凡礼表示,借助于康美亳州中药域的区位优势,康美药业本质可能是想通过圈地搞房地产开发攫取利润,但是目前来看由于欠缺房地产开发的经验并没有达到预期,反倒变成偷鸡不成蚀把米。  据了解,在康美药业有意另辟土地新建中药城,政府向该地块百姓征收土地时,就已有怨言流出。  “(原本都是)种药材还有种粮食的,3万多一亩,一买就买断,谁愿意卖呢,农民够吃的,不愿意失去土地。”许林感到无奈。  康美药业在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上的不顺或间接影响到其在全国范围收购中药材交易市场的进度。  经上述康美亳州公司工作人员确认,康美药业目前收购的中药材交易中心仅有亳州和普宁。其在2010年便公告表示有意收购安国中药材交易市场的举措至今并未见下文。  对于这项搁浅的收购,上述工作人员表示,“没有,目前还没有听说。”至于原因,不太清楚。

大连好的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
拉萨的牛皮癣医院
榆林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天津爱维医院地址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龙岩有哪些三甲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