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平谷区政协张必清曾是政协委员与其已无任何

时间:2019-07-13 03:25:4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平谷区政协:张必清曾是政协委员 与其已无任何联系

奇经疗法的发明人张必清恐怕没想到,他的“牛违建”不仅招来了城管,还让工商部门关注到了他所在的公司——“奇经堂”。据朝阳工商分局透露,奇经堂所在属地工商所已经介入调查,看奇经堂是否存在超范围经营问题,但尚未“立案”;如果发现奇经堂存在非法行医等问题,将把相关信息移交给卫生部门。该局相关负责人今天上午表示,调查一有结果将会向社会通报。

调查

张必清仅是顾问不坐诊

据了解,北京共有6家“奇经堂”门店,作为奇经疗法发明人的张必清均非法人,也不在这些门店坐诊,身份只是“技术顾问”。

登录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查询发现,带有“奇经堂”字样的共有4家企业,法人均不是张必清。位于顺义区的北京奇经堂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成立日期是2005年,是其中成立早的公司。4家公司的准许经营范围大同小异,都是销售保健食品、二类医疗器械等,有的甚至还可以销售日用品、服装、针纺织品、五金交电、电子产品,但未显示可开展诊疗、养生等服务。

这4家公司目前都已正常通过年检和验照,并没有任何不良信用记录。

此外,发现,“北京奇经堂”在淘宝也有店铺,销售虫草胶囊、梅花磁针、螯合钙、鹿骨胶原蛋白、红花油、康复枕等产品。其中,一种“辅助抑制肿瘤、提高免疫力”的冬虫夏草胶囊售价为2580元;“奇经堂专用能量治疗仪”售价1890元。页上还特别注明“免费收听张必清教授讲座”。

本报杨滨D044

走访

奇经堂突然翻脸不认亾

目前北京多家奇经堂门店都出了“怪现象”——招牌摘除,多位店员称不知道张必清。

查询过地址后,昨天上午来到了位于西八里庄路恩济大厦二层的坤鹤百草堂中,但并没在店内发现奇经疗法的宣传品。店员们也都说不知道奇经堂及奇经疗法,更不知道有张必清这个人。

大厦内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坤鹤百草堂内奇经疗法的广告牌是当天早上9时许被抬走的,是他亲眼所见。“以前去他们店询问奇经疗法的人不少,不知道是怎么个治病法?”

几经走访,发现,在昨天中午之前,北京6家奇经堂门店中,只有望京店和花家地店仍在正常营业。望京店内客人不多,当店员得知身份后,禁止向店内顾客询问任何情况。把请出店门后,店员又再次追出来,生怕与刚出店的顾客有接触,“我们根本不知道张必清这个人,不要影响我们营业。”

昨天下午2时许,望京店及附近的花家地店都早早关了门。

本报景一鸣J168

追问

居民拉起横幅:

“不是拆这么简单”

“牛违建”面临强拆之际,居民们欢呼雀跃,除在社区内拉起横幅外,平时避讳的话题也开始和侃侃而谈,对此次拆除违建的行动,居民们多了一份信任。更多居民希望,追究相关部门,在拆除违建同时,对楼体现状做详细评估。据了解,海淀区房管局已将张必清在人济山庄B栋2605的房产冻结,这意味着该房屋将不许住户进行交易或出租。

1放纵违建不用担责?

昨天下午5时许,人济山庄数位居民拉着一条长横幅走回小区,并将横幅系在了社区围墙的栏杆上,大横幅上写着“强烈要求追究放纵违建的相关单位和人员的”。与上次采访相比,很多居民也都终于打开了话匣子,将自己所知道的一些情况和盘托出。居民们说,拉横幅这件事本应该请业委会来帮忙做,但是楼里的几个居民实在气不过了,所以自己花钱做了横幅。

一位居民说,做这条横幅的初衷在于,不能只是表面光把违建拆了就算完了,很多事情还需要查清楚。比如,人济山庄是封闭式社区,外人进入社区都应受到安保人员的盘查,有车辆进入社区更是要有车证,楼顶的违建需要大量的施工材料,这些材料被大卡车一车车拉进来就没人管吗?6年来,楼顶被违建占据,这给物业的工作本应是增加了很多麻烦,物业对于这个违建多年来只是容忍的“关系”吗?对于这次问题能否彻底解决,很多居民们还持观望态度,也希望媒体能够继续关注。

对于居民们提出的问题,在社区内寻找答案,并发现社区两个门的安保人员说法都没能统一。东门保安称,大型货车进入社区,必须在物业办理“施工证”,才能获准放行。而西门的保安却回应,货车进入小区不需要证件,可直接放行。

一位自称“领导”的物业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却来了个“法不责众”。“领导”称,他曾和城管工作人员到楼顶看过,当时认定的违建面积仅有48平方米,因为没有执法权,违建一直在扩张,物业无能为力。多次敲门房主也不开,没办法。北京的楼百分之七十都有私搭乱建的情况,只有我们倒霉了。此前物业接到过居民投诉,但是社区内所有居民都是衣食父母,都得罪不起。“居民不交物业费,我们吃什么?”

2拆除能否顺利进行?

昨天海淀区城管队员再次来到违建处进行取证,城管队员表示,在限制期内房主如能主动拆除违建,执法部门将不会进行强拆,而会进行监督,但目前房主仍未主动联系。

如到期后,房主并未对违建强拆,仍采取不开门的办法,城管部门将如何不入户拆除楼顶违建?房主在限期内开始拆除违建,但并不完全,或拖拖拉拉,城管部门将如何应对,这是目前所关注的问题之一。

3拆违是否危及楼体?

楼顶违建一事得到了大量居民关注,昨天走访时,楼下几位居民正在闲聊此事。

居民刘先生提到,违建多年未拆除,现在此事突然曝出,相关部门可千万不能拿出一副墙倒众人推的架势,更不能以迅速拆除违建的方法来息事宁人,那样牺牲的将是楼体的质量和居民们的安全。该楼顶出现违建时,楼体已经受过一次伤害,拆除时如行事鲁莽,楼体有可能受到二次伤害。希望相关部门在拆除违建时要采用科学手法,循序渐进。并且在违建拆除后要对该楼现状进行评估。

本报景一鸣文并摄J168

平谷区政协:与张必清已无任何联系

张必清作为委员曾在区政协义诊

在张必清的众多头衔中,“某区政协委员”的身份格外显眼。通过平谷区政协官上查询到,张必清的名字曾出现在2007年公布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平谷区第三届委员会委员名单”中,当时他为“经济界”委员。

根据平谷区政协官的相关记录,2007年1月16日,平谷区政协曾举办健康知识讲座,“区政协委员、北京奇经中医研究院院长、世界中医骨伤科联合会常务副主席张必清教授就当前人们身体的亚健康问题做了专题讲座,并为部分与会同志现场义诊。”

同时,在2007年期的《平谷政协》杂志的“健康快车”板块,还有一篇文章《是“扬汤止沸”还是“釜底抽薪”——“奇经疗法”治疗慢性疾病》署名为“区政协委员、‘奇经疗法’创始人张必清”。

2008年,平谷区政协官发布的一则显示,区政协委员张必清曾向四川汶川灾区捐款1万元,他当时的身份是“北京伯鸿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技术总监”。

平谷区政协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告诉,张必清确为该区第三届政协委员,任期是2007年至2011年。但张必清自从不再任区政协委员后,与区政协已经不存在任何联系。本报兰洁J235程宁摄J215

市政协委员:不可能“找不到人”

6年5轮找业主找不到就不拆?

针对有关部门关于人济山庄情况说明中“从2008年12月开始,有关执法部门进行过5轮查找,分别是当面发送权利告知书、邮寄特快专递、到区政协、2013年再到小区内调查等,但都没找到这位‘张某某’”的说法,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市易行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凝认为,这里不存在找不到人的问题。

刘凝说,按照法律程序,行政执法程序中有送达程序,行政执法文书确实需要送达相关人。但问题的根本不是“6年5轮查找没找到‘张某某’”,现在的社会通过物业、通过房管部门等都能找到业主,长时间施工过程中也可以找到“张某某”,不可能这么长时间找不到人。“媒体怎么这么几天就找到人了?”刘凝说,关键是是否真正去找,去想办法。本报孙颖X133

原顶层业主:拆除时会回来见证

一封信翻旧账两说辞那个真?

昨天下午,拿到了一份4页纸的信函,这封信出自2607原住户兰姓老人之手,原本用于向有关部门投诉。信中提到,此前数年中,张必清曾在26层及楼前对兰某多次施暴,目击者包括社区保安、居民及居委会工作人员等。兰某也曾向万寿寺派出所报案,有多名警官可以作证。

张必清之前提及此事时表示,他从未对老人进行过人身攻击,而且在老人提出受到装修影响后,他还赔付了10万元以息事宁人,后来是老人见房价走高突然卖房搬了家。

社区内兰老的朋友王先生则告诉,兰某平时为人善良,是被张必清欺负得不轻,无奈之下才搬走。王先生称,兰某生活很富足,根本不缺这10万元钱,也曾说起过,如果收到这10万元也会捐出去,但张必清根本没给过钱。

兰某的女儿表示,她家从来没有拿过张必清一分钱,搬家的原因也是怕再被欺负。她说已将现在的情况告知了远在老家的父亲,父亲希望能尽快将违建拆除。“虽然家父现在不能露面,但是违建拆除的时候,他会回到小区亲眼见证这一幕。”在接下来的采访中,也将进一步核实情况。本报景一鸣

原标题:平谷区政协:张必清曾是政协委员与其已无任何联系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陇南好的治白癜风医院
景德镇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鸡西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郑州有哪些中医科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装修日记 怎么写小程序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