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荷塘PK大奖赛妮妮的天空里没有鸟网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0:50:2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苏晓河上青青柳,陈杰村畔水潺潺。  古老的苏晓河从绵延的山峦中蜿蜒地流淌下来,溪水两旁一棵棵挺拔的杨柳、白桦、水杉、火莲、澳大利亚桉铺天盖地、郁郁葱葱。世世代代繁衍相传的土黄竹耸立云霄、群群簇簇。竹叶尖尖宽似粽,一年四季翠青青,倘若是阵阵飒风吹来,一片片竹叶精灵就会在空中蹁跹起舞,像极了跳着天鹅湖的芭蕾舞女。黄竹周围是广袤的肥沃田野,陈杰村的人们亘古生活在这片土地上,过着幸福而知足的生活。  三四月儿到,布谷鸟儿叫。春风姑娘唤醒了苏晓河的大地,黄莺、黄鹂、苇雀、翠鸟、白头翁在树枝上开起了联欢会。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阵凄惨的叫声,“喳——喳——喳——”划破了傍晚的夜空。这时,一个手里捧满了油菜花、芦苇花的小女孩陈妮妮被惊呆了,她思考了一会,想找寻这声音从何而来,爸爸的大手却一把把她抱起带回了家。  夜晚,妮妮迷迷糊糊睡着了。  翌日,天边的色还灰蒙蒙的,妮妮仿触电般从被窝里爬起,她打开门一直向前走着,她要走到昨天听见叫声的那个地方。她六岁半,长长的头发洁白的脸。几颗晶莹的露珠跳到了她的头发丝儿上,她屏住呼吸、竖起耳朵,想从此刻正安静的田野里听听昨天傍晚那个叫声到底在来自哪里?可却什么也听不见。  妮妮在河沿上徘徊着,从这片黄竹走到那片柳树,从那棵桦树走到那棵桉树。走着走着,她的肚子饿了,可她却没有一丝吃饭的心思。她乌黑的大大的眼睛不停找寻着,一颗汗珠从她的额头落下,滑过她那绯红的脸颊。东边的太阳刚刚升起,一束光打在了透明的汗珠上折射出耀眼光芒。陈妮妮在想着,昨天傍晚那惨叫声在哪里?  中午太阳挂得高高的,妮妮真的饿坏了,她要回家找一点吃的。一推开家门,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她的父亲手里拿着一个鸟笼子,鸟笼里有三只鸟,两只白头翁、一只黄鹂。爸爸见女儿回来了,高兴无比地对她说:“妮妮,我的好女儿,看看爸爸给你抓到了什么好东西?”  妮妮的脸上充满彷徨,“爸爸,你为什么要抓这三只小鸟呢?”  爸爸得意洋洋看着笼子里的鸟说:“我的乖女儿,爸爸抓这三只小鸟可以拿到集市上去卖呀,卖了钱可以给你买一个你想要的芭比娃娃呀!你不是一直想要一个芭比娃娃吗?”  妮妮的耳朵听见“芭比娃娃”四个字,眼睛里闪过一丝丝亮光。村里的另一个女孩陈巧巧已经有一个芭比娃娃了,可是她却一次也没给自己玩过,妮妮确实很想要一个芭比娃娃。“可是,可是怎能这样……”小小的妮妮转着她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想着。笼子里的两只白头翁不停地跳、跳、跳,对着铁丝笼子用嘴不停地啄、啄、啄……  她轻启薄唇对爸爸说:“爸爸,我不是很想要芭比娃娃,你可不可以把这三只鸟放了呀?我们老师说鸟儿是益虫,是我们人类的朋友。”  “放了?”爸爸愣了一下,说:“我的宝贝女儿,你知道爸爸抓这三只鸟花了多大力气,怎么能轻易放了呢?”  妮妮看着笼子里的黄鹂,寂寥的嘴角啄着铁丝网已经啄出了一片血迹,心里很难受,“爸爸,你放了它们吧,你看它们三只鸟儿多可怜呀!我想鸟儿的妈妈正在找它们呢!如果晚上它们回不到家,它的爸爸妈妈该有多伤心呀!”  皮肤有些黝黑的爸爸有点生气了,“我的女儿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一只小鸟哪来的伤心呢?你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放了它们的!”  吃完中午饭,爸爸提着鸟笼要去集市,妮妮的眼睛一动不动盯着鸟笼,“爸爸我也要去!”她的爸爸没有反对。  爸爸骑着摩托车,妮妮在前,三只小鸟在后。阳光很好,集市上有不少逛街的人。爸爸把鸟笼放在地上,吆喝起来:“卖鸟喽!卖鸟喽!十五元一只,只要十五元一只!”  不一会儿就有几个人围了过来,一位留着白胡子的爷爷带着他的孙子也过来看,他的孙子和妮妮年龄相仿,他的小孙子看到跳来跳去的小鸟喜爱极了。  爸爸问:“老叔,要不要买几只?”  他的小孙子拉一拉他爷爷的衣服说:“爷爷,爷爷我喜欢这个小鸟,你快给我买吧,我要拿回去养!”  老爷爷看孙子这么喜欢,就大方地给了四十五元。爸爸拿一个小网要把三只小鸟装在一起,当他粗糙的大手抓在鸟儿脆弱松软的羽毛上时,鸟儿们惊得扑扑扑直跳直叫。  一旁的妮妮急坏了,连忙对那个有点微瘦的小男孩说:“小哥哥,小哥哥,老师告诉我们鸟儿是我们人类的朋友,你这个鸟不要养了,放了它们吧!”  小男孩看着妮妮明亮的眼睛,那眼神里带着无限的爱怜。妮妮诚恳的语气一下就打动了他,他对他爷爷说:“爷爷,这位妹妹好像说的对哦,我们把小鸟放了吧!”  爷爷笑盈盈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胡子,说:“乖乖,你想放就放吧!”  爸爸收了钱不再管了,妮妮和强强拉开了小网兜,两只白头翁嗖一声窜出来,振翅飞走了。黄鹂鸟愣了一下神,强强把它放在自己的小手掌上抖一抖,黄鹂鸟不一会也飞走了。  妮妮看见三只小鸟飞走了,脸上露出了笑容,那笑容如春天田野上盛开的油菜花一样灿烂。  妮妮跟爸爸回到家里,心里有些担忧,她担心那两只白头翁和那只黄鹂鸟不能找到自己的妈妈?她走出家门,傍晚的风吹来,吹起她软软的细发,暮色中她的脸蛋红扑扑的。她漫不经心地走到了村里的老榕树下,这是一棵有上千年历史的老榕树,硕大的根系支撑起繁茂的枝叶,一阵阵风吹来,嫩绿的榕树叶子飒飒作响。  在老榕树下,妮妮大大黑黑的眼睛看着天空,突然传来一阵“喳喳喳喳”的鸟儿叫声。妮妮循声望去,看见了爸爸高大的身影从田野走了过来。  走近了,只见爸爸喜形于色,手中提着那个鸟笼,鸟笼里关着两只鸟,一只翠鸟,一只黄莺。  爸爸说:“我的宝贝妮妮,快来看,快来看,爸爸又给你抓住了两只鸟!”  妮妮看着那大一点的黄莺在笼子里蹦来蹦去,她的眼泪几乎要掉下来了。  她抓住爸爸的牛仔裤裤腿说:“爸爸,爸爸,你怎么又抓起小鸟来了,你从哪里抓来的?”  爸爸还沉浸在兴奋之中,“妮妮,这你不要管,明天早上爸爸就拿到集市上卖了,换你吃的排骨做糖醋排骨吃!”  妮妮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不停地说:“不要,不要,我不要吃糖醋排骨!”  第二天天刚亮,陈杰村的四周又响起了鸟儿们嘹亮的歌声,爸爸的摩托车轰隆轰隆的,把还在睡梦中的妮妮惊醒了。她昨天晚上没有脱衣服就睡觉了,她立马跳了起来奔出房门,跑向爸爸的摩托车,喊道:“爸爸,爸爸你带我一起去!”  爸爸说:“妮妮,你不要去,天很冷,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妮妮拉着爸爸的衣服不放,求道:“爸爸,我不怕冷,带我去!”  爸爸是爱妮妮的,他把妮妮抱起来给她戴起一个小小的安全帽,小心地把她放在了摩托车前面的踏板上,把鸟笼拴在了摩托车后面,轰隆隆地发动起摩托车。摩托车穿梭在乡村的小路上,奔向县城的集市。  集市上爸爸把鸟笼放下又叫卖了起来:“卖鸟咯!卖鸟咯!十五元一只,只要十五一只!”这个时候一位奶奶带着一个胖胖的小女孩过来,小女孩子手里正拿着一瓶牛奶在喝,她从她奶奶的背上溜下来看着笼子里的鸟说道:“奶奶,我要,我要,我要这漂亮的小鸟!”  奶奶弯下腰,看看笼子里缩在角落嘴巴长长的翠鸟,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和爸爸讨价还价起来。  妮妮趁着他们讨价还价的时候对胖胖的女孩说:“小姐姐,老师告诉我们鸟儿是益虫,这鸟儿你奶奶买给你,你一定要把它们都放了啊!”  胖女孩说:“不,我才不呢,我要吃了它们,我妈妈说吃了小鸟可以美容养颜,会变得更漂亮!”  老奶奶的眼睛落在那只大黄莺身上,听见了两个小女孩的对话说道:“这么大的黄莺给我的小孙女吃了!”  妮妮赶紧对奶奶说:“不能吃,不能吃,吃了鸟儿就回不了家了,她的妈妈就找不到它了!”  胖女孩说:“我才不管它们回不回得到家呢!”  妮妮拉起爸爸的衣服,说:“爸爸,爸爸这鸟儿不能卖,不能卖给她们,她们要买回去吃,吃了鸟儿就回不到家了!”  爸爸说:“妮妮,你不要管!”  奶奶拿出三十块钱给了爸爸,爸爸从笼子里抓住小鸟用小网网住给了奶奶。妮妮无限的失落,紧闭着小嘴,一大颗滚烫的泪珠从她的眼角落下。奶奶抱着她的孙女走了,爸爸从集市上买了一斤排骨。  回到家里爸爸给妮妮做了一盘美味的糖醋排骨,可是妮妮却一块也吃不进去。  爸爸夹起一块给妮妮,说:“我的宝贝,你快吃啊!这不是你吃的菜吗?”听到这话,妮妮的眼睛流下了两行长长的泪珠。她不敢去想那两只大黄莺和翠鸟,她不知道它们现在怎么样了,她的心里无比难受,她放下筷子对爸爸说:“爸爸,你吃吧,我吃不下!”  她走出了门,一步一步又来到了大榕树下,看着大榕树雄伟的树干,妮妮抬起头问道:“榕树爷爷,您可以告诉我该怎么办吗?”大榕树没有回答她,只有一阵阵风吹过,吹得榕树的叶子飒飒作响。  妮妮心里想:“我一定要看看那些鸟儿是从哪里抓来的,不能让爸爸再抓住小鸟了!”  妮妮定了定神回到家吃完饭,注意着爸爸的一举一动,等到爸爸出门,她在身后悄悄地跟着爸爸。  爸爸沿着田梗一直走,绕过了柳树走过黄竹来到了苏晓河。妮妮这才看见苏晓河潺潺的河水上布着一张巨大的细网。爸爸蹦跳了下去,惊起了几只苇雀,一只苇雀慌忙中失去了方向,一头撞上了网,它的翅膀被粘在了网上,越拍越紧,一动也动不了,只能哀鸣起来。那是一只小小的苇雀,褐色的羽毛,叫起来声音很小,却很哀鸣!爸爸高兴极了,赶紧伸出手去网上抓住了小苇雀。  妮妮忍不住了,晓苏河的堤坝尽管很高,她没有一丝害怕跳了下去,来到爸爸的面前说:“爸爸,爸爸,你放了这只小苇雀吧,你看看它多可怜啊!”  爸爸回头说:“妮妮,你怎么来了?你不要乱说,鸟哪有可怜不可怜的?”  妮妮说:“爸爸,爸爸你把它放了吧,它晚上要时回不了家,它的爸爸妈妈找不到它该多么的伤心呀!”  爸爸一点也不理会妮妮的感受,抓起了小苇雀扔进了鸟笼里抱起妮妮就回家了。  第二天爸爸又抓来了一只白头翁、一只野鸽子。爸爸发动轰隆轰隆的摩托车要去集市出售,出发前爸爸微笑地问妮妮:“我的宝贝,你要不要跟爸爸一起去集市卖鸟?”妮妮回答:“我才不要去!”  爸爸一个人去了集市,妮妮看见爸爸走远了,转身溜进厨房拿起了切菜的刀,她朝着田梗走去。  来到了河边,妮妮把刀扔了下去,自己从高高的堤坝上跳了下去。下面是带着水的芦苇丛,她的鞋子陷了进去全都湿了,可这并不能阻止她。网挂得很高,她翘着脚也够不着,这时几只鹧鸪在黄莲树上跳来跳去,仿佛在问:“陈妮妮,你在干啥呀?”  妮妮管不了这些,她看见了网是系在一棵高高的桉树上的。她拖着沉重的步子一点一点向桉树靠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来到了桉树下。她的头发被芦苇丛打乱了,她拿起菜刀要把桉树砍倒,可是力气那么的小,一刀砍下去只能砍那么一点点小口,刀把却震得她细嫩的手生痛生痛的。可是她想到那些哀鸣的小鸟,心中没有一丝放弃的念头。她拿着菜刀砍啊砍,砍啊砍,汗珠从她的额头上流下来,泪水从她的眼眶流下来。她的手起了很多水泡,过了很久很久,她还是没有把这棵桉树砍倒。  此刻她饿极了,那几只鹧鸪也飞走了,飞来了几只白头翁,停在黄莲树上吃着黄莲果。妮妮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网,暴烈的阳光照射下来,她的头晕晕的。这时候她的爸爸来了,跳下堤坝把菜刀从她的手里抢了过去,狠狠地在她的屁股上打了三下。妮妮没有哭,只是轻声地对他爸爸说:“爸爸,爸爸,你不要再网鸟了好不好?鸟儿回不了家该是多么的可怜啊!”爸爸什么话也有没说抱着妮妮回家,回到家给她洗澡换衣服。  她的爸爸并没有停止网鸟,妮妮看见的只是其中一张网,她的爸爸在苏晓河上还布了其它的好多张网。一天又一天,妮妮看见了更多的白头翁、黄鹂、山雀被爸爸抓了回来,再拿去市场上去卖掉。她的心堵堵的,仿佛是被塞满了各种生锈的螺丝一样沉重无比。  幼小的妮妮争不过壮大的爸爸,她日渐消瘦了,失去了欢乐。  有一天,她一个人跑到大榕树下,坐在大榕树的根须上哭了起来,她越哭越伤心,越哭声越大……  她的哭声惊醒了在此沉睡了五百年的榕树爷爷,空气中传来一个苍老混沌的声音:“小姑娘,请问你为何哭得如此伤心?”  妮妮以为自己听错了,继续哭着,那个声音又传来:“小姑娘,你有什么伤心的事情尽管说出来吧,让我帮你解决!”  妮妮还是以为自己听错了,就轻轻地问:“你是谁?谁在说话?”  空气中确实有一个声音回应:“我就是你小脚下的大榕树。小姑娘,我看你哭得如此伤心,快把你的心事告诉我吧!” 共 738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阴茎时常勃起是怎么回事
昆明治癫痫病的医院
云南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装修日记 怎么写小程序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