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浴室里深藏的秘密

时间:2019-04-08 13:37:1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消失的女人

那个雨夜,我生平次遇见了鬼。

那一晚,有个陌生女人敲响了我的房门,她低垂着头,声音有些沙哑:先生,请问,要不要特殊服务。

这个女人身材姣好,一袭黑衣,长发湿漉漉地披在肩头,狼狈不堪的样子与香格里拉的奢华格格不入。

我斜靠在门框上看她,调侃地问:什么价?

她没说话,只是手放在她高挺的胸脯上,想必是她们这一行的暗语。

只是,我不懂。我只是个出差在外的正经男人,有妻有子,生活循规蹈矩。与她搭话无非是为了打发一个成年男子身处异地的寂寞。

看我久久不语,她显得有些心焦,慌忙解释道:只要500元。老板,能住得起这里的人,还会在乎这500块钱吗?求你留下我!她一脸乞求地望着我。

说实话这个女人很漂亮,她五官精致,一双细长的眼睛勾魂夺魄,想是淋了雨,肤色略显苍白,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对她的好感。

放她进来时,我已经忘记了妻与子,有的只是一个成熟男人赤裸裸的欲望。

她开始脱衣服,然后一件一件地丢在我脚下,湿漉漉地淌了一地的雨水。她的皮肤很白,也很匀称。她扑上来在我的脸上轻轻啄了一口,妖娆地说:我去洗个澡,等我。说罢,便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走进浴室。

哗啦啦的水声让我坐卧不安。这是我有生以来次出轨,在我出差到上海的晚,一个漂亮的陌生女人对我投怀送抱了。

浴室的水声戛然而止的时候,我还流连在与她缠绵的幻想里,可是那女人并没有立刻出来。

我终于按捺不住敲了敲浴室的门:你好了吗?里面无人应答。再敲,还是死一般的寂静。我感到不妙,那个女人不会是晕倒在里面了吧!或者说,这根本就是所谓的仙人跳?她不过是想拖延时间,等待外面的那个男人来狠狠地敲我一笔?

为了确保安全,我拨了总台的。一分钟后,那道紧闭的浴室门便被几个训练有素的保安踹开了。那一刻,几个保安的眼睛同时眯成了一条线,他们笑得有些猥琐,其中一个保安还语气暧昧地说:先生,要不要帮您打120,里面那位先生的状况似乎不太好

先生!我一愣。然后探头望向水雾弥漫的浴室,眼前的一切惊得我差点儿叫出了声。

我的浴室里根本没有女人,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赤身裸体地躺在浴缸里,他脸色苍白,嘴唇有些发青,还有一些长而粗硬的头发,像海藻一样漂浮在浴缸里,紧紧缠绕着他裸露的身体

见鬼的焚尸工

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死死盯着地上那堆散乱的衣服。我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个妖娆的女人不过就是洗了个澡,怎么就变成了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如果没有那些衣服与水渍,我还可以把这些归于我的幻想,可是现在,我不得不正视这个现实。

保安们七手八脚地把那个男人从浴缸里抬出来,他很胖,抬起来有些吃力。一个保安气喘吁吁地问:先生,用不用把他送去医院?

我摇摇头,示意把他抬上床。保安离开后,我返回浴室,去收拾那些漂浮在浴缸里的海藻一般的长发。

天将破晓的时候,陌生男人终于睁开了眼。看到我,他也有些迷茫,然后便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他说:娘啊!邪门了舞状元价格
,俺真的见鬼了!

原来他是个焚尸工,在上海郊区一家私人火葬场做临时工,他的工作就是日日与尸体打交道。

一天傍晚喷浆机
,快下班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活儿。

其实做这一行是忌讳在晚上接活儿的,他自然也不例外。只是他终没有抵得过金钱的诱惑。据他描述,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精巧的五官,海藻一般的长发,送来的时候,她的家人哭得死去活来。

只是他没想到会出岔子。快要把她推进炉子的时候,他的耳边竟响起一声轻轻的叹息:冷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晚上火葬场很少有人,更别说女人,此刻的女人,便是这具女尸。

虽然有些令人发毛,可这行毕竟干了很久,鬼魂的说法,他是不信的,于是便凑上前去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女人的身上湿漉漉的,衣服上还沾了点点的泥污,像是淋过雨一样,她的亲人也太草率了,怎么能这样送亲人上路呢?

他转身离开操作间,准备要女人的亲人给她换件衣服,可是出去后才发现,那些刚才还哭得寻死觅活的男人女人们,居然都不见了。

待他返回操作间时,那具浑身湿漉漉的女尸也不翼而飞了。

无形的恐惧

清晨,我坐在香格里拉酒店的床上ISO9001认证多少钱
,听着一个陌生的男人讲述一段匪夷所思的经历,他的阐述让我有些害怕,许久才把事情理清楚。

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我浴室的男人是一名焚尸工,他准备焚烧的一具女尸失踪了,当他满心焦急四处寻找时,被突然袭击,在他彻底丧失意识之前,他似乎看见那具女尸僵硬的笑脸

40个小时后,这具浑身湿淋淋的漂亮女尸出现在我面前,向我兜售自己的身体,然后在我的浴室神秘失踪,取而代之的是这个身材魁梧的焚尸工。

男人点了支烟,狠狠抽了一口:这见鬼的活儿没法干了,搞不好,是那个女人死不瞑目,变了鬼上了我的身。

这些衣服你见过吗?我指着地上那堆散落的衣服问他。

他皱起眉头,越来越紧,牙齿狠狠咬着自己的下唇,直到咬出了血,也没有丝毫察觉。突然,他呼地站起来,神色慌张地断定他确实是见了鬼。

除了见鬼,我们两个大男人实在找不出更好的理由来解释整件事。

送走他的时候,我和他交换了号码,我说:要是找到那个女人,哪怕有点线索,就给我打,这些日子,我都会留在上海。

他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说:这种见鬼的事,别人躲还躲不及,你居然还自己送上门?他的话让我一时无语。

我做梦也想不到,在上海出差的天就碰上了如此邪门的事情。那具女尸留下的衣服已经被清洁工收走,就连地上的水渍也被抹得干干净净的,可这并不能代表那个女人就没出现过。

中午接到妻子的,她拐弯抹角地打听我在这边有没有出轨,我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她却不依不饶地警告我:欧阳,你可别动什么歪心思,不然我儿子可不认你这个爸。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家居图库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